中国财经峰会独家专访阿兰贝尔CEO余崇東:大健康产业,风口已来!
2020-09-24 10:07:17
阿兰贝尔健康管理

8月27-28日,第九届中国财经峰会在上海举办,阿兰贝尔获评商业模式创新奖,阿兰贝尔国际健康产业集团CEO 余崇东代表公司领取奖项,并在现场接受媒体采访。双方就大健康产业、家庭健康管理等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以下是专访实录:

主持人:余总您好,我们其实注意到您从强生开始在近30年的时间里面,可以说一直关注到大健康,或者说是大健康整体的领域,其实我们特别好奇,为什么您会一直关注这个领域,有没有想过向别的方向进行发展,或者是一个考虑?

余崇东:大学毕业以后选职业方向的时候我在看,考虑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会往这个方向,在哪个领域会有长期可持续发展力,有很多领域,包括电器行业、地产行业、医疗和大健康行业,但是我觉得随着中国的发展的话,大健康行业和医疗行业是永恒不败的,有任何的经济周期,人总是要健康的,所以这个行业是会永远持续向上。其他行业是有波峰和波谷,我觉得这个行业是我们可以专注和长期做的。

我经常会跟所有人讲,你们选择一个好行业,深耕这个行业,在这个行业里面发展,人生就是这么简单,不要搞那么复杂。

 

主持人:但是一开始的选择需要长远的严管。     

余崇东:这个行业是我大学的时候就看清楚,人生做好规划就很简单。

 

主持人:您还是一个比较果断的人,下定决心就一直在这。

余崇东:一头闷在这了。

 

主持人:我们看到您参与一些投资,亲自管理目前这家企业,就是阿兰贝尔国际健康产业集团,在我们旗下的实验室当中,也是请到了Joseph院士,他亲自会参与到实验室的管理,您用到了怎么的“魔力”可以把他请到中国跟您一起开拓这样的业务。

余崇东:说起Joseph是我们三年前,当时他们到中国市场参加一个活动,我通过美国的朋友了解到他们在,我们在北京的一个酒店,在大堂里聊了两个多小时,我出来以后就跟合伙人说这个项目我们一定要投,他问我为什么?实际上对我们来看的话,因为Joseph他是梅奥心血管的创始人,他自己出来创立了SALVEO这家公司,因为他们自己属于科学家,他们两个创始人是两个院士,在临床化学代表全球是顶尖的技术和能力。

实际上最重要的是他实验室的核心算法。当时我们看到的这些东西以后,在我们国内来讲,所有的医疗机构是所不具备的,当时我们表现出极大的诚意想要投他们,但是他们并没有开放投资的通道。经过我们反复的沟通,他们也同意了我们进入他们的体系。

在国内当时有几家上市公司在跟我们竞争,我们说的很简单,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在中国落地,能够在中国项目和技术为中国人造福,他们还是有情怀的科学家,他们不单单是为了做生意,其他的投资纯粹只是一个投资,并没有任何的志愿能够把中国的项目运营好。

他就问我为什么你们投了以后,你们可以把这个项目运营的好,你看一看我们原来投的一些什么项目,原来投的一些干细胞的项目,干细胞项目在中国来讲也是非常前沿和高端的一些技术,投资他针对给高端的人群,在SALVEO这套管理体系,在中国来讲也是针对高端人群。因为我们有这种成熟的运作经验,我们能够迅速的在中国进行复制,我们就打动了他,我们现在是他们的第二大股东。

Joseph P.McConnell 阿兰贝尔首席科学家

 

主持人:我们的定位其实很清晰,完全可以吸引到他们。

余崇东:当时投他们的时候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第一他必须把亚洲的运营权给我们,同时要把他核心的算法和技术给我们,所以今天我在演讲的时候专门讲过这个,其实最重要的是他的核心的算法,这才是最重要的,并不是简简单单所谓的一些所谓的公立医院的体检就能满足所有人的健康,都差不太远。

 

主持人:前面您在演讲的过程当中也反复提到了家族健康管理这个概念,您觉得目前我们在国内普通的一种体检的方式,能否满足我们的一种家族健康管理的需求?

余崇东:为什么中国现在有大量的中产以上,包括家族每年去海外就医包括体检,实际上很多人不理解,并不是说国内的三甲医院,搞一个金卡医院,搞一个VIP的病房专门有人给你接待体检他就愿意接受的,实际上不是这个服务方便不方便的原因,最核心的原因是因为中国很多体检的项目,国外有很多体检项目国内是没有的,他们国外有很多的体检项目能够提前预知疾病的到来,提前2-3年对心血管、糖尿病和家族疾病进行管理,实际上传统的一些生化和免疫的指标他们进行一种算法,就能测出新的数据,这是无中生有的创新,通过大数据,几十万,上百万的课题和技术研究,他能够指导前期的健康管理,这是国内所不具备的,我们国内在技术研究这一块还是很落后,公立所有的诊断都是要拿到认证公立医院才能做,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普通检测,普通检测只能服务于普通的百姓,但是真正的有健康意识的人和自我保健意识的人他们一定会去海外做健康管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有巨大机会的原因。

 

主持人:我们开拓了预测这一块还没有覆盖到的范围。

余崇东:因为公立以外普通的检测大概就是1000-2000项,但是在国外可以做5000多项检测,非常多。而且这些在国外相对检测我们都拿到CA认证和FA认证,在日本都是拿到日本药典的认证。所以这些技术都是很成熟的,只是因为市场和技术的原因,进入中国市场很慢,这个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来做3年、5年、8年的临床试验,等到真正到老百姓手中已经很多年了。

这三年八年过程当中,国外的很多新技术又出来了,你又跟不上,你永远跟不上,因为中国公立医院的医生他们都是“医架”,他们并没有做技术研究的研究院,像临床医生同时学了临床化学、检验这一块的,交叉学科很少。

像美国Joseph和丹尼尔他们两个人,本身他们是临床医生,同时又拿了临床化学的美国院士,所以他们是复合型人才,他可以从病人、医生的角度,从后面的生理的指标能够整体通过算法,能够治疗整体的,维度不一样。这样才能够真正做到大健康的管理,这才是有效的,为什么愿意这些人到国外付费,付这么高的费都愿意去。

 

主持人:接下去咱们在国内可以完全实现。

余崇东:我们把这个是放在成都的,马上在杭州、上海、北京、深圳都会建下一个机构。

 

AB Sciex-5500+质谱仪——可检测低至百亿分之一含量的化合物,在西湖中加入1克可卡因,也能检测出来。

 

贝克曼库尔特最新流式细胞仪DxFLEX 临床最高标准的三激光十三色配置,满足当下,放眼未来。

 

主持人:其实我们刚才也讲到了,现在像阿里、腾讯、万达我们可以说在各自领域的龙头企业,也在瞄准我们的这个方向,您作为我们在这个方向当中可以说是我们的作战老兵,您会不会感觉到有一些压力?

余崇东:没有,我们专注的领域不一样,阿里、腾讯他们是有互联网的基因,他们考虑问题和商业逻辑肯定会通过互联网数据抓流量来做这一块,但是这一块对于普通百姓的健康管理确实是有价值的,而且改善传统医疗行业产业的服务体系和产业结构,对于中国的健康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仅仅是针对普通检测和普通的问诊和普通的介绍,最多有一些科普,但是真正你要落地的话还是需要医疗机构的落地,通过一个视频,线上一个医生你就把这个病治好显然是不可能的,还是要有一个服务场景,必须有医疗机构。

 

主持人:先要有这个场景。

余崇东:他们在国内做互联网这一块,还是有一个问题,他们有很多的检测是没有的,还是针对普通检测。

 

主持人:在双方的结合上您有什么样的考虑?

 余崇东:在中国未来发展来讲,实际上我一直有一个观点,普通的健康管理是国家的事情,因为国家普及是国家的职责和责任,因为你收了税收,就要为我们百姓的发展提供一些帮助,包括很多的医保、社保对普通百姓的健康的支持包括报销体系都是OK的,但是大量的家族的,有家族企业、家族产业的家族高端人群来讲,是无法满足他们的,这个时候国家提出来民营经济、社会力量在医疗行业里面进行注资,放开这个半径。

 

主持人:顺应国家的政策。

余崇东:我们看国外的发展模型就知道,中国经济的发展,最后一定会演变成私立高端医院的服务体系,这种私立高端服务体系而不仅仅是一个copy公立医院,肯定是把国外的技术、算法、诊疗手段拿到中国来,形成一个产业落地的项目,然后你才能加之服务。一点不冲突,相互补充。

主持人:我们看到大健康的投资是非常好的势头,您之前无论在投资摩拜这些方向上面,您的投资也有自己比较独特的见解,未来您是继续考虑投资这个方向,还是说会更追逐一个新的风口?

余崇东:大健康产业未来一定会超越地产行业成为中国最主要GDP贡献的来源,任何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一定是第三产业发展是迅速的,超过第一、第二产业,中国现在已经到达这个时期,人均GDP超过了一万美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在这一行的机会就来了。我已经做了30年了,做一辈子了,何必再转行,这个行业这么好,已经坚持了30年了,伟大的风口已经来了,为什么风来了你转了,继续往前走,飞的更高。

 

主持人:在其他的方向上,可以透露一下有什么投资的意愿吗?

余崇东:我们现在有一些高端医疗,有一些医疗器械,因为我们做投资,做生物医药这一块,药品我们基本上不考虑,因为药品对我来看应该是国家的产业经济去做的,因为他的投资周期实在太长,我们在这方面选择的时候我们就避开了这一块,我们只是在医疗、医疗服务、先进技术上,体内、体外诊断上我们进行覆盖,进行投资。

 

主持人:您的目标一直很明确。

余崇东:不要做其他的,你就做这个行业把自己做精做好就行了,世界这么大,你为什么非要看一看。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根据余总的脚步,我觉得我们也可以走在风口上。